2017年支付宝彩票开售 > 电气 >

保利协鑫出售中能硅业51%股权 上海电气借势补齐光伏资产

  6月6日,A+H上市公司上海电气宣布拟收购保利协鑫能源控股有限公司(简称,保利协鑫)下属江苏中能硅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简称“中能硅业”)51%股权,交易方式初步定为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购买资产。根据公告,中能硅业100%股权估值预计不超过250亿元人民币,按此估算,上海电气斥资将不超过127.5亿元。

  消息一出,业内普遍认为是保利协鑫能源为其多晶硅业务分拆在A股境内上市铺路。若该笔收购完成,中能硅业将成为国资控股的公司。

  6月6日晚,协鑫集团董事局主席朱共山在专题电话会议中介绍,从目前情况来看,并没有考虑到IPO的意愿。但未来是否会寻求上市,上海电气是否分板块、分行业地把多晶硅业务重新IPO,并不是没有可能。

  中能硅业是保利协鑫全资控股的高纯多晶硅生产企业,是目前世界上单体投资规模最大的多晶硅生产基地,也是该公司核心资产之一。保利协鑫2017年生产74818吨多晶硅及23902兆瓦硅片,继续位列全球第一。

  对于这个消息,市场给出了较为正面的反应。6月7日保利协鑫复牌后高开,股价涨幅达到了18.42%,收盘时回落至涨9.21%。

  交银国际报告指出,出售多晶硅业务的控股权大大降低公司的持续经营业务的盈利,但交易获得的资金将有效减轻公司财务压力,使公司有更多资源投入硅片以及光伏发电业务。

  的确,保利协鑫通过该笔收购,最直接的是能获得一笔较为可观的资金,以降低其负债水平。根据历年年报,其2015-2017年的资产负债率分别为77.97%、73.12%和74.55%。

  德银发表报告认为,保利协鑫潜在出售中能硅业51%股权的初步作价较其现估值具有溢价,相当于中能硅业去年市账率1.4倍及市盈率14倍,对比保利协鑫现股价相当预测市账率0.6倍及市盈率6倍。

  朱共山表示,此次中能硅业估值250亿元,是根据中能硅业净资产180亿元,以及相应产权、科技、品牌计算得出的结果,包括了此前收购的SunEdison第五代CCZ拉晶技术、硅烷流化床颗粒硅技术及其附属公司SunEdisonProductsSingapore、MEMCPasadena和Solaicx的部分技术和资产。

  一位券商人士向记者指出,目前的确是保利协鑫修复资产负债表的一个非常好的契机。这部分资金可能拿出来分一些股息,去一些杠杆,另外可能会做一些其他产业链项目的延伸。

  不过,该笔资产的最终价值还需经过相关评估机构出具、经上海市国资委备案的资产评估报告确认的评估值为依据,并经双方最终协商确定。

  上述人士表示,最终价值是否会受光伏新政影响还需要看其最终按利润收益估值还是按净资产估值。2017年是光伏的大年,全行业都有不错的利润。但因为新政的影响,未来价格或毛利降低应该是必然的。如果没有一些融资成本的优势,或者没有一些资源的优势,很难在产业里面再扩张、生存。

  “今年各家的利润都会有所降低,但收购协议的订立应在新政之前,若以去年利润做指标还是不错的,不过250亿确实是个上限。”上述人士表示,由于政策冲击将对保利协鑫硅片销售带来明显的价格和出货压力。

  不过,与资金的多少相比,更重要的是保利协鑫有可能借道上海电气完成回A的计划。

  2015年底开始的借壳霞客环保计划因为监管政策未明在2017年6月戛然而止。借壳未果后,2017年11月,通过收购,协鑫科技成为霞客环保的第一大股东,而朱共山也成为了霞客环保的实控人。

  2017年12月20日,保利协鑫发布公告称,公司正考虑将光伏材料业务分拆及在A股独立上市的可能性。根据公告,已有若干潜在投资者表示了对保利协鑫光伏材料业务的投资兴趣。

  所以,上海电气很可能就是当时出现的战略投资人之一。从前述朱共山的表述看,若交易完成,将多晶硅资产分拆IPO具备一定的条件,但还需要时间。前述人士也告诉记者,目前暂无更多的明确信息。

  2017年11月29日,中环股份公告称,根据公司及合作方太阳能光伏材料产业发展规划及战略布局,中能硅业将其在新疆协鑫的20%的股权,依法转让给中环股份,中环股份同意接受中能硅业的股权。收购完成后,中环股份持股比例为30%,中能硅业持股为70%。

  “对于上海电气来说,一家传统的能源装备、工业装备公司向新能源行业转移,也是其战略之一,新增新能源行业资产布局。”上述人士指出。

  上海电气2017年年报显示,营收795.44亿元,同比下滑10.13%,净利润为50.06亿元,同比上升11%。公司最大一部分收入来自工业装备,达到335.7亿元,高效清洁能源收入261.74亿元,现代服务业为136.44亿元,新能源为110.18亿元。中能硅业的注入,将补齐上海电气新能源板块以往缺失的光伏硅料这部分。

  “上海电气这次只是收购的上游硅料,虽然目前其对于中游的硅片和下游的电站业务的布局现在还不明确,但在后期应该是全产业链去布局的。”上述人士打比方解释,就像央企做油气资源,除了资源,随后的运输和炼化也是需要一个比较全的产业链。

  实际上,在光伏产业方面,虽然在上游和中游的龙头企业为民营企业,但在下游,国企和央企已经较为突出。

  从今年3月揭榜的8个领跑者基地的中标项目结果也可以看出,民企的中标率及权益装机,远不及国企和央企。领跑者项目不断创出中标低价,对于民营企业来说的确是不小的压力。

  “从大逻辑上来讲,前期这种资产性的风、光等稀缺性资源,后期的这种资产一定升值的。关键是用电的安全和稳定性需要由国家掌握,未来国企和央企或许会全产业链布局。”上述人士认为。